《好声音》赛事升级,那英“救场”太明显,导师否定原创加高分

来源:影视资讯浏览次数:1001发布时间:2021-08-28 16:40:44

《中国好声音2021》到达率、忠实度、收视率持续上扬,收视率更是位列地方卫视晚间时段首播文艺节目收视率第 1。虽然节目的热度居高不下,但口碑却持续走低,豆瓣评分已经低至4.8分,平了该节目有史以来的最差评分

8月27日,《好声音2021》第五期节目如期开播。随着参赛选手陆续登上舞台,四支导师战队都已处于满员状态,根据盲选阶段的赛制要求,接下来将升级赛事,所有获得转身的学员,都必须至少加赛一轮,与已经在战队中获得席位的学员PK。胜则留,败则待定,直到场上再没有任何导师为你摁键后淘汰。

上期节目中,王靖雯连续两次登上抢位赛的舞台,险些淘汰的她,最终还是凭借自己的一首原创歌曲《讨》,得到导师李荣浩的青睐,观众从王靖雯几度落泪的画面中,感受到了抢位赛给选手带来的巨大压力。

赛事的升级,让比赛愈发精彩,导师的每一次转身,都将意味着有人要离去,所以导师们的选择会更加谨慎,正如导师李荣浩曾说过的那样:“除非是非转不可的声音,不然绝不会转身。”

好声音的标准究竟是什么?‍

十年前就曾站在《好声音》舞台上的黄鹤,曾凭借一首《Rolloing in the cleep》,获得四位导师的转身认可,她高亢的声音,及质朴的装扮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尤其是她光脚唱歌的画面,至今都让人热血澎湃。

谁也没想到,十年后,黄鹤会再次登上《好声音》的舞台,与之前的质朴形象有了很大的差异,看上去多了几分成熟与稳重。更让人意外的是,十年前获得导师四转的她,十年后居然会在献唱了一首原创歌曲《大地》后惨遭淘汰,无一导师为其转身。当那英、汪峰等导师知道是她后,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

什么是好声音呢?如果说时间能让“好声音”变质,那么好声音的标准会是“青春”与“活力”吗?但谭轩辕的出现,似乎又否定了这一结论。

谭轩辕于2013年首次参加《中国好声音》的比赛,但未能进入全国海选。2015年,谭轩辕再次来到《好声音》的舞台,以优异的表现获得庾澄庆组冠军、全国总决赛的季军。值得一提的是,那一年,第一个为谭轩辕转身的导师是汪峰,而今年,谭轩辕凭借原创歌曲《思念如罪》,再次获得导师汪峰的转身,并在抢位赛中,一举击败Rap歌手孙郎朗,成功加入汪峰战队。

谭轩辕和黄鹤一样,都是多年前获得过多位导师转身并认可的“好声音”,时隔数年重回故地的他们,结果却得到两个完全不同的结果。不得不说,谭轩辕的成功在于选对歌曲,充分发挥了自己唱高音的优势,让导师汪峰再次看到了他“无限可能”的摇滚天赋,而黄鹤则输在抑制住了自己的天性,无论是唱法还是风格,与十年前的自己完全不同。

输给谭轩辕的手孙郎朗,在第二场抢位赛中,因为导师那英的“救场”引发争议。汪峰在谭轩辕和孙郎朗之间做出选择前,特意说了一句“我相信无论你们谁下去,都会被其他导师争抢,当然我应该不会被打脸”。

但实际上,孙郎朗发挥并没有特别好,至少这首歌唱的有瑕疵,张碧晨在倒计时启动前,就曾提醒过导师那英:“孙郎朗这首Rap,唱到后面都咬字不清了,这是大忌。”但那英却在倒计时剩6秒时,还是摁下了“复活键”,如果确实喜欢,相信她会一开始就摁。导师中,只有那英与汪峰交情最深,两人在一起录制了多季《好声音》的节目,也只有她不摁“复活键”,才真的算打了汪峰的脸,这一点,从她之后的选择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。

孙郎朗在第二场抢位赛中的表现,明显好于第一场,尤其是他自创的这首歌曲《无名人》,感染力非常浓厚,就连导师李荣浩也忍不住对其称赞,包括现场观众也在他的情感带动中沸腾,对此,张碧晨还特意用“最怕Rap说情歌”来形容现场的氛围。

但尽管如此,那英还是选择了发挥平常的李炎欣,其理由是“李炎欣是自己亲自转身的学员,相处这么多天有情感”。这也就难怪连李炎欣本人也会吃惊那英的这个选择了,原来这根本就是为了不打汪峰“脸”的一次“救场”行为。

在苏志尹与杨耀扬的抢位赛中,苏志尹选择了一首还未成型的原创作品《巴斯光年》,而杨耀扬则选择了一首萧敬腾的歌。

吉克隽逸表示,杨耀扬不该选萧敬腾的歌,因为萧敬腾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现场级的歌手,他的歌没有一首简单的,每一首歌的高音都非常难,而杨耀扬的唱功显然达不到萧敬腾的高度,就会显得整个人非常紧。由此,吉克隽逸呼吁大家选歌,一定要选适合自己的。

李荣浩则认为,原创歌曲是加分项,但必须是成型的好作品,不然只会适得其反。对于李荣浩的观点,导师汪峰也表示认可并提醒大家,当越来越多人坚持原创后,我们依然尊重原创,但不会像过去那样占分比例很高,因为我们只会对音乐,而不会对原创加分很多。

最后,李荣浩认可了汪峰的观点,包括李克勤也表示,绝不会因为原创而把原来的70分提到90分的高度。由此可见,在所有导师心中,对“好声音”都有着自己的标准,不会因为是原创作品而忽视“声音”的重要性。